幸礼

幼驯染 ( ̥́ ˍ ̀ू )
视奸专用 ( ̥́ ˍ ̀ू )

4.在一起

4.在一起

感叹着黑子的厨艺越来越好,青峰满意地大快朵颐。但一想到这是黑子向火神拜师学来的,他内心就有点不爽,黑子总说他这时候简直像小孩子。其实青峰内心还是很敬重火神这个对手的,每当火神从美国回来,他们都要迫不及待地来一场one on one。然后赢的人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大肆嘲笑输的人,说他疏于锻炼,连球都打不好了。

饭后黑子就窝在沙发上看新闻,青峰起身去洗碗。其实黑子很不放心把碗丢给青峰。虽然不像一开始那样总是摔烂碗碟,但还是会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让黑子很放不下心看电视。而且青峰有点粗枝大叶的,有时洗了碗还要黑子再用水过一遍,每到这时青峰就会大嚷黑子一点都不信任他,然后黑子就会无奈地指指黏在碗底的蔬菜,青峰顿时没了脾气。

不过说回来,黑子觉得看着高大的青峰挤在小小的厨房里手忙脚乱的样子,很可爱呢。

饭后两人依次去洗了澡。黑子有早睡早起的习惯,便进了卧室,躺在床上看书等待着青峰。青峰刚进房门,就看见认真读书的黑子。他关了大灯,爬上床,把黑子捞到怀里。

“哲,别躺在床上看书呀,视力会下降的。”

“不知道是谁躺在床上看小麻衣的杂志的。”黑子一个眼刀过去,青峰嘿嘿一笑,捏了一下黑子鼓起的脸蛋,把黑子手上的书夺了去,关了台灯,两人相拥缩进被子里。

“睡吧,哲。”

“恩。”黑子把头埋在青峰热乎乎的胸膛,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着。

过了半分钟,青峰又突然睁开眼睛轻轻唤道,“对了,哲…”

“恩?”

“不是小麻衣了…是小幸田……嗷!”

在漆黑的夜晚里,黑子仍然准确地打到了青峰的肚子。然后两个人都轻笑了起来。

青峰把黑子又往身边拉了拉,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卧室里只剩均匀的呼吸声。

------------------------------------------

青峰醒来时黑子已经起床了,青峰揉了揉脑袋,还是对黑子如何在不吵醒他的情况下从他怀里爬起来表示很惊叹。他伸了个懒腰,换上毛衣洗脸刷牙,然后走出卧房。

他看到黑子坐在餐桌正对着卧室门口的那端,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丰富的早餐。

他看见黑子嘴角微微翘起,听见他对自己说:“早安,青峰君。”

--------------------------End-----------------------

(我以为自己码了很长时间没想到那么短小23333)
(嘛,对我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3.和你相依的日子

3.和你相依的日子

腻歪了好久的两个人终于意识到该吃晚饭了。菜已经半凉,黑子就去厨房热菜。青峰则坐在餐桌旁等待。餐桌上只放了当日的报纸,黑子订的。青峰百无聊赖地翻了一下,觉得很没有意思,便随手扔到一边,想了想,又乖乖地拿起折好,放回了原位。

青峰的目光在屋子里扫来扫去,他看到门口放的勋章,是对青峰在一次任务中出色表现的奖励,黑子把他放在那里不是为了炫耀,而是警醒。那次任务,被委以重任的青峰打头阵,本来以为罪/犯比较好拿下,没想到他们手上持有武/器。毫无防备的青峰中了一枪。虽然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但听到青峰受伤的消息黑子被惊了一身冷汗,颤抖的手来不及把电话挂掉就飞奔去医院,然后对着躺在病床上的青峰嚎啕大哭。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后来黑子就把勋章放在门口,希望青峰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要谨慎。青峰下意摸着身上的疤痕,想到黑子第一次动怒,平日无表情的脸上带着惊恐和不安,心里就一紧一紧地痛。

目光一转,他看到客厅的墙上挂的半满的照片。青峰好不容易休假时,黑子就会拉着他出去旅行。他们去中国,看水波微漾的西湖,他们去落满枫叶的意大利小镇,去冰天雪地的冰岛。每去一个地方,他们都会在墙上挂一张照片。这个主意还是青峰提起的,那是在他们第一次旅行回来时。想着该在家里放一张合照,他们就仔细挑了张两个人都满意的,特地裱了框挂上去。然后在两人依偎在沙发上喜滋滋地欣赏时,青峰随口说干脆每次去旅行都照张照片挂上去吧。黑子就突然坐起身,认真地说好啊。当时还在想究竟能变成什么样子,没想到这些年来墙上已经半满了。他和阿哲,竟然已经一起去过那么多地方了啊。

这样想着,青峰看着黑子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出了神。他们穿着的一深一浅两款蓝色的毛线衫,是桃井织好送给他们的。
“穿上就更有情侣的感觉啦。”她这样说。虽然青峰立马说肉麻,但他们还是好好地穿上了。真的很配呢。

2. 给予温暖

2. 给予温暖

脱下大衣,随手挂在衣架上,意料之内地听到了黑子的一句嗔怪。青峰揉了揉黑子软软的发丝,懒洋洋地说反正阿哲会把我整理好的啊。黑子边整理着衣服,边碎碎念着青峰君不要摸我头。

青峰嘴角咧开,一脸坏笑。“啊,有什么关系,反正也长不高了。”
刚整理好的衣服就直直地砸到了青峰的头上。黑子佯装生气欲转生离去,却被青峰在后面轻轻环住。

体格较小的黑子刚好被青峰整个围在怀里,青峰轻轻地把下巴搭在黑子的头上蹭着黑子的头发,大手捉住了黑子白皙的手。本该是很温馨的画面,下一秒青峰却突然松开了黑子。

“手怎么那么冰凉,叫你开暖气啊。”

“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就开暖气,太夸张了。”

“那也得注意不要着凉。至少在看书的时候把手炉拿出来暖一暖手,”青峰想了想又说,“阿哲你天天教书,晚上回来就不要看小说了,书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呀。还是把手放在毯子里看看电视吧。”

“……青峰君果然是笨蛋呢。”

“喂喂,阿哲我是为了你好啊。”

黑子背对着青峰不理他,嘴角却偷偷上扬。青峰君越来越会体贴别人了啊。

小小的家里突然沉默起来。半晌,青峰再次捉住黑子的手,紧紧地裹着,黑子能感受到一丝丝热量传到手上。

冬天,也挺温暖的呀。

1. 入冬

1. 入冬

到11月才真正有入冬的感觉啊。

青峰一边匆匆地往家赶,一边想到。

晚上的气温总是比白天还要低几度,寒风肆意地穿梭在城市的纵横交错中。裹紧了围巾,青峰不禁感叹于黑子的先见之明。他想起早上于黑子进行“戴不戴围巾”的斗争,尽管黑子一再坚持不戴会着凉,但青峰却觉得一个潇洒的警官不应该在这个季度就围上厚厚的围巾。两人僵持在门口,最后,他还是在黑子灼灼的目光中默默地投降了。

想到这里,青峰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围巾,深蓝色的,有好闻的味道。

青峰在生日的时候收到这个围巾时是很惊喜的,他感动地说阿哲竟然给自己织围巾真是人妻力max啊。然后黑子给了他一个手刀,淡淡地说这是他让桃井陪他去挑的,然后带青峰去了厨房看他为他亲手做的…一锅水煮蛋。嘛,水煮蛋和蛋糕差不多嘛……大概。尽管天天吃水煮蛋,青峰还是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并说阿哲做的最好吃了。黑子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粉色,小声地说那是自然。

在一起后黑子和青峰买了一套小公寓。尽管有时会受到非议,但两人依旧温温暖暖地享受着他们的小日子。黑子在幼儿园当幼教,每天下班得早,就煮好饭在家等青峰。当青峰有任务不回家时,他就不怎么想亲自下厨了,直接从回家的路上带一点吃的回去,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青峰走到楼下,下意思地抬头看着家里发出的或明或暗的亮光,心里小小地雀跃起来。

站在门口,拿出钥匙,却想了想又把钥匙放回去,转而敲响了门。他能隐约听见里面的黑子一下子从沙发上窜起,拖沓着拖鞋快步向门口走来。

“阿哲,开门。”

门开了,黑子站在门后,面瘫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之情。

“欢迎回来,青峰君。”

哎哎哎,坐地铁真的好累啊还要护包。太信任学长了结果错估计了时间去迟了迷之错过抽奖,果然脸黑🌚。不过亲眼看到声优果然是很激动只是又感觉全世界只有我不会日文了🤕。昌叔真的超级可爱而且突然就飙车我该不该庆幸自己听不懂呢w。再次表白法叔果然人气很高呢,昌叔说自己最喜欢黑塔利亚的角色是浪川先生配的意/大/利(笑),该不该说费里西安诺果然是恶友组女神呢……不过他只是在羡慕伊的台词只有“多一字…多一字…”而已😂好吧我才没有因为他没有说到英国而失望呢🌚。听了昌叔的中文然后觉得达子的中文还是很好的😂带着粉丝送的小王冠的昌叔超级可爱!超级开心!(我在考高数之前出来浪真的好嘛……🙈)

这是我的“点图成绣”,快一起来参加活动,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 http://www.lofter.com/act/taxiu?op=entry

chapter 1(艾米丽中心)《Atonement》



艾米丽·琼斯是柯克兰家的养女。她的生父母是企业家,在经济大萧条时由于破产双双自杀,年幼的小琼斯就被托付给了挚交柯克兰家族。艾米丽虽然年龄尚小,却异常聪颖,想象力丰富,柯克兰夫妇都很喜欢她,不过这是后话了。

柯克兰家是很传统的英伦贵族家庭,家训严苛。柯克兰夫妇有四个儿子,年长的三位已经开始接手家族管理,而最小的亚瑟·柯克兰仍在上学。亚瑟与三个哥哥的关系并不好,却与艾米丽格外亲密。
四个哥哥中只要亚瑟把她当亲妹妹呵护着。尽管亚瑟哥哥的关心来的很别扭,尽管他用心给艾米丽做饭比起树皮还难吃,但艾米丽还是最喜欢他了。

当然,这只是对哥哥的那种喜欢。

艾米丽的初恋对象,一直暗恋着的,是柯克兰前任管家的儿子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即使过去了很多年,艾米丽仍记得第一次见到弗朗西斯的情景。

她刚来到柯克兰家的时候,亲眼见到父母的死亡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后来她被管家波诺弗瓦先生领回了柯克兰家。面对柯克兰一家的关切,她始终一声不吭,就这样持续了好几个月。柯克兰夫妇终于失去了耐心,仆人也对她不管不问了。她整天藏在她的秘密基地里,什么也不干。直到在外上学的亚瑟和弗朗西斯休假回家。
那天,艾米丽正躲在她的秘密基地发呆,突然听见外面轻盈而从容不迫的脚步声。艾米丽屏住呼吸偷偷往外瞧。一个俊美的男子,修身的西装衬得他的身材几近完美。一头柔顺的金发被松松地束在后面,阳光铺洒在上面,好似点缀上了璀璨星辰。他的鼻子又高又挺,他的下巴优雅而迷人。一缕鬈发随意地垂下,搭在他的眸前,让人忍不住想要看清楚。被这样的想法诱惑着,艾米丽往前更靠近了一点,不想碰到了脚边的箱子。

男子听到响声转过头来。一瞬间的四目相对,他氤氲着温柔的紫罗兰色双眸,犹如在白天闪烁的星光,犹如世界上最美丽最昂贵的宝石,犹如柔情的漩涡,让人多看一眼就会深陷进去。而当他发现了躲在暗处窥探着他的小艾米丽时,他勾起嘴角轻笑着,含笑的眼眸锁住了她的。他向她走来。小艾米丽突然变得慌张起来,脸刷地红透了,她将头深埋进胸前,小手紧紧攥着裙子。

“哦呀,可爱的小姐,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磁性而浪漫的声线穿透了艾米丽的耳膜,击中了她的心。

她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由弗朗西斯抱着回到了客厅,她整个人就像漂浮在白云上一样。小艾米丽以后始终坚信着,在那天那刻,她坠入了爱河。

然而她逐渐发现,弗朗西斯天生风流,总是绅士地对待所有的女士。老管家因病离世后,柯克兰老爷仍旧供他读书,使他出落的多情而不庸俗,一举一动都如同高雅的贵族,又加之其俊美的样貌,他在淑女们那里备受青睐。这使小艾米丽愤怒,嫉妒,对弗朗西斯的占有欲也越来越强。

不过小艾米丽还是固执地认为,如果有人可以与弗朗西斯白头偕老,那一定是她。是他将她从孤独的边缘带回,是他邀她跳舞教她写作,也是他对自己无微不至地关怀着,照料着。他一定也爱她。


但她不知道,风暴就要来了。

也是过了很久她才知道,这个故事很长,但终究不属于她。


PS:好短小的一段😂

Atonement(仏英)

-I'll wait for you. Come back,come back to me.
-I'll find you,love you,marry you,and live without shame.
看完电影《赎罪》后借梗写文。第二篇同人,第一篇仏英。
大概就是一战以后的事,有美/国女体艾米丽·琼斯。(写文真的好难啊这种应试作文即视感是怎么回事(摔))

超级短的军训段子(教官青&学员黑)

(军训生出的灵感)
黑子哲也讨厌军训。不仅因为体力不好,而且他很招蚊子。
其实黑子是带了蚊帐的,还有一个金色头发的男生很热情地要帮他装上去…
“黄濑君,我自己事可以装上的。”
“哎~以小黑子的身高可以吗?(((o(*゚▽゚*)o)))果然还是我……嗷!”
嘶--------
黑子的一记手刀过去,黄濑因为瞬时遭受的疼痛下意识扯了一下蚊帐…
-_-#
(⊙ω⊙)
“黄濑君…”
“哎~我现在可是超痛的,要不是小黑子突然打我……嗷!”
“哲,黄濑,你们在干嘛?话说黄濑不要总粘着哲,不然罚你蹲马步。”
高大黝黑的教官打着哈哈走向二人,用手揉乱了黑子的头发。作怪的手意料之中地被黑子打开了。
“青峰教官,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就是啊小青峰,你竟然借职务之便阻止我和小黑子玩啦~”
“黄濑君这样我也会很困扰的。现在我没有蚊帐了。”
“喂黄濑,把你的给哲。”
“我没有带蚊帐…”
……
“黄濑君,我会告诉笠松教官上次调戏他的女生是被你指使的。告辞了。”
“哎哎哎哎哎哎哎,小黑子你不能这样啊,我会被打死的!!!Σ(゚д゚lll)”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二天,黑子穿着拖鞋去列队。
“报告长官,脚被蚊子叮了,可以穿拖鞋军训吗?”
“被叮了?我来看看…”青峰教官随口命令其他人站军姿,将黑子带到休息处。
脱下鞋子,果然看见肿起了一块…
但是…
泛红的部位印在黑子白皙的脚上…就像因为吻而留下的痕迹一样……
青峰教官内心的小人开始咆哮。
“青峰长官…?”黑子抬头疑惑地看着他。此时的黑子稍稍偏着头仰视着青峰,头发乱乱地翘着,水蓝色的眼睛因为睡意而稍显朦胧,微闭着。而他的嘴微微张开,唇色泛红。
青峰感觉自己就要把持不住了,但作为一个成年男子,一个稳重成熟的男人,他不能在这里失控,恩!
于是他转移了视线。然后他的视线不小心转向了一个令他非常后悔的地方……他越过的黑子的脸,看到大号的军装松松地套在黑子瘦削的身体上,透过领口,之间大片大片白花花的肌肤,和分明的锁骨。
糟糕……
青峰长官一下子捂住了眼睛,恩,还有鼻子。
“哲你这样子不行啊,我把你送回寝室好好休息吧。”
“哎?不用回去…啊…………!”
于是一个连的人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教官把黑子同学公主抱走了……
一位栗色短发的姑娘默默带上了准备已久的墨镜。
奇怪的分叉眉同学表示被塞了一嘴狗粮。
蔷薇色头发的少年笑着扬了扬手中的剪刀。
黑色中分头的男生跑去找一个手指缠着绷带的傲娇长官要抱抱。
而可怜的黄毛犬被教官罚跑了30圈……
-END-
PS:我的第一篇同人文,非常小学生文笔,只是希望能为青黑贡献点热度~